吸血青梅 014(1 / 1)

,宿主她又在崩剧情楼贺重新回归学校,郁瑶心里也松了好大一口气……想到之前楼贺坐在漆黑脏污的出租屋吃炒细面的样子,她便是满心感叹。这样张扬桀骜的少年,不该是那样惨淡灰败的人生。出了三十九中,她打车回学校……这里距离京大和他们的出租屋都不太远,打车就十来块钱的距离。楼贺周内住校,周末回去出租屋里,郁瑶也就直接回去学校。刚到学校,她就接到了谢狴的电话。“在哪儿?”郁瑶看到谢狴的车停在宿舍楼下,便是一路小跑过去。“谢狴!”她跳到车前笑嘻嘻探出头,谢狴吓了一跳,有些无语:“憨货。”说着,视线往郁瑶胳膊上扫了眼,她穿的长袖,看不到伤处怎么样了。郁瑶看到他的视线便是抬了抬胳膊:“没事,已经不疼了。”谢狴顿了一瞬。如果是他以前见的那些女人,为救他受伤,早就唱念做打全方位上阵跟他演一往情深了……不过说起来,那些精明的女人也不会这么做。只有这种蠢货,吃力不讨好,还不知道趁着胳膊带伤在他面前多转悠博取好感……真的又蠢又憨。谢狴把手里的衣服礼盒递给郁瑶:“下星期带你去参加宴会。”郁瑶眼睛顿时就亮了,接着又有些忐忑:“我去了,会不会丢你的脸啊……”谢狴有些无语:“礼服都给你准备了,你只要别再画以前那种花红柳绿的妆就好。”郁瑶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接过:“我知道了。”看到她乖巧听话的样子,谢狴心情有点好,冲她抬了抬下巴:“吃饭没,带你去吃饭。”郁瑶为难道:“不行啊,我等下要去参加工业设计大赛的小组总结会,不能出去了。”谢狴没想到她居然会拒绝,怔了一瞬,挑眉:“不去算了,我走了。”郁瑶笑嘻嘻:“拜拜。”谢狴瞥了她一眼,发动车子离开……与此同时,和闺蜜周蜜在餐厅吃饭的傅念馨收到了一条微信。对方发了一张照片给她。傅小姐,谢少买的是这件礼服。傅念馨回复:ok,按照我的尺码定制一款相同的。对方立刻回复:明白。周蜜问她:“干嘛呢,吃饭都闲不下来。”傅念馨笑了笑:“没什么,打算给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上一课……”周蜜有些无语:“你还有这份闲心,下周生日会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傅念馨微顿,随即淡淡道:“我哥准备,当然不会有错,我不用操心。”周蜜满眼艳羡:“商场杀伐果决,回家还能给妹妹办生日会……这样的哥哥请给我来一打。”傅念馨笑了笑:“送给你好了。”如果可以,她多希望傅之雪不是她哥哥……哪怕只是名义上的。…………一个星期后,谢狴所说的宴会时间到了。郁瑶已经被他告知,这场宴会是傅念馨19岁生日宴,即便去年已经举办了盛大的成人礼,可19岁的生日,傅家依旧重视。整场宴会都是由傅之雪全权操办。自从上次赛车场那件事之后,傅念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家住,她给家里父母的解释是刚到学校,想要尽快融入,所以选择住宿舍……傅念馨从小省心,傅家夫妻两人也没多想。只有傅之雪知道真正的原因,可是,他也没有主动叫傅念馨回来。这也是他在表明自己的态度:傅念馨那种心思,他绝不会容忍半分,哪怕她是他疼了快二十年的妹妹,哪怕这个妹妹,并不是他亲妹妹。可她既然做了傅家小姐,那就该做好傅家小姐,而不是一边享受着傅家小姐的一切,却不愿恪守本分……直到上次傅念馨在酒吧差点出事,傅之雪才难得退让了一步,打电话叫她回家准备生日宴会的事情,傅念馨顺着台阶而下,回到了家里。郁瑶知道这天是傅念馨的生日宴会,还知道,谢狴给她的小礼服,和傅念馨今天要穿的衣服,一模一样。很明显,她上次没有接受傅大小姐的善意提醒那件事触怒了傅小姐,所以,傅小姐打算给她这个乡巴佬上一课。哪怕穿上公主的礼服,也改变不了她满身的贫穷乡土气……傅念馨想要让她这个乡巴佬被当众凌迟。然而,乡巴佬郁瑶无所畏惧。谢狴送的礼服其实很简约,是一件香槟色的连衣裙,乍一看简单至极,可细看的话,无论是面料还是裁剪都格外考究……谢狴对郁瑶以前的审美印象太深刻,担心自己送的礼服稍微花哨点,郁瑶又会整出一脸浓妆,所以才选了这个小裙子。事实证明,他的选择没错。郁瑶在宿舍换了衣服后坐在桌前化妆,林珊珊知道谢狴居然要带郁瑶去参加宴会的时候,已经做好了要看她笑话的准备,可看到郁瑶换上的礼服,她的神情便是一僵。只要细看都能看出来这件礼服必定价格不菲。下一瞬,林珊珊又是满心不屑……衣服好又怎样,土锤穿什么都是土锤。林珊珊坐在旁边等着看郁瑶化妆,可越看越觉得不太对劲。郁瑶长发侧面编了两条细细的辫子,顺着辫子盘起,挽了个松松的丸子头。然后简单的画了个淡妆……比她以往的伪素颜妆稍微浓了点,选了橘色系的口红,收拾好起身,郁瑶就对上林珊珊怔忪的眼神。冲林珊珊勾唇一笑,郁瑶拿起小包走出宿舍。宿舍门关上,林珊珊才回过神来,然后就忍不住一阵抓狂。这才多久,郁瑶就从化妆小白变成现在这样……她的妆很淡,却完全突出了所有优点,配上那小裙子,整个人看起来白皙精致明眸皓齿。要是不知道的人,告诉他郁瑶是小乡镇来的土锤都没人信。心机,太心机了……难怪勾得谢狴已经开始带她出席宴会这种场合了。心机女……谢狴在楼下等的无聊,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除了无聊以外,他已经没有以前那种不耐和厌烦。就在这时,他听到脆生生的呼喊:“谢狴。”谢狴抬头,看到郁瑶从宿舍楼走出来的样子时,饶是他已经见惯了各色美女,不由得也愣了一瞬。周围路过的学生也一个个侧目看过去,一半是看豪车和衬衣都能穿出满身不羁的谢狴,另一半,则是看着宿舍楼走出来的郁瑶。俏皮的丸子头,香槟色小裙子更衬得她白皙又玲珑有致,有人怔怔看着,问身边的人:“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仙女?”旁边有人认出来,亦是神情复杂:“就那个郁瑶……传闻跪舔富二代的那个土锤乡巴佬。”一行人便是面面相觑。土锤乡巴佬?确定吗?